当前位置: 2型糖尿病 > 2型糖尿病常识 > 医者洪波答患者洪波的就医经历

医者洪波答患者洪波的就医经历

作者:上海市东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 洪波 来源:糖友网 时间:2017-06-08 19:45:46

       说来有趣,因为同名同姓,朋友纷纷转给我近期网上盛传的一篇关于“经历看病”的帖子,题目是:洪波的亲身经历——身心的历练。

  说也凑巧,他洪波是位北京病人,写的是看病;我洪波是个上海医生,干的是行医,两俩自然挂上了钩。从文中信息看,他洪波是“从学校出来”的,推测是老师,已过耳顺;我洪波从医四十八年,刚逾古稀,彼此应是同龄人。这就是说,他写、我写,如能看作为交谈,之间应该不存代沟,是更便畅言,更易促人深思的。
 
  几天前,我第一次看完朋友转来这帖子后,做了点评:一半理解他,一半看低他,尽管是同名同姓。后有问:何以此说?我作了如下回答。
  理解,是因为折腾的就医经历,他必然会吐番怨言。这是常人的自然心态,无可厚非。
  看低,是因为他一个从“学校出来”的,尚有文才的知识人,不羞于自己对医学的无知,一味耍弄笔墨,尽力渲染为其医者(北医三院)医疗行为的冷漠、塞责、唯利是图,又依此轻率得出危言耸听的结论:医生在“草菅人命”。这在医患矛盾深邃的医疗大环境中,是能得哗众取宠之效的,但也确实为矛盾的扩大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可以推断,像这种貌似清高自负的人,心胸是狭窄的,品格不会高尚。
 
  文章不长,医事也少,较多篇幅是他的感受,我不去赘评。这里单从医学角度说说他的无知:
  1,关节腔掉进硬物(小碎骨片、异物等),疼痛自然剧烈。治疗方法:局封、止痛药、手术去除、等待硬物被机体吸收或自动移行出腔内,仅此而已。我几年前在张家界旅游,下山半途,左膝关节突发此症,痛绝,半步难移被轿抬下,在宾馆躺一夜,很幸运,翌日一切正常,恢复了以前“风风火火的走来走去”,其因确是小骨片自动移出了关节腔。我推测他腿痛的痊愈也是身体自我代偿的结果,并非“电疗好的”。此疾可以不治而愈,因此当时骨科医生在可行可不行的前提下暂停手术,让他先去呼吸科诊治新发现的肺部病灶,这一决定是准确的,无可挑剔。
  2,住院中,术前检查发现的肺部病变,迫使骨科医生对他手术作罢,而肺部病灶的处理也必须由呼吸科来解决,为此骨科让他出院。这一无奈之举与医生的同情心、医技医德无关,因为医保政策明确规定:住院期间非急症手术不得转科!他心生不满,要嘲弄、要抨击,该针对制定这一政策的ZF官员,倒能显出“英雄本色”,可他挑“软柿子”捏,就不成壮举了。
  3,肿瘤标志物,不是确诊肿瘤的指标,仅作诊断参考。我连襟中年早逝,发现肺癌时已晚期,但直到病逝前肿瘤标志物始终正常,“没有一个向上或向下的小箭头”。他在文中反复提到,好像显示懂行,却在误导。
  4,对于如下这段叙述:“医生‘她’,在时隔近半年,CT见病灶‘略有发展’,就马上断定‘是腺癌!’,‘并大声嚷嚷: 腺癌!’。继而又‘开出胸腔穿刺、气管镜、全身派特CT、验血等等’近20000元的十几张申请单”,我心存疑问,因为这不符合一个合格医生所必须遵循的临床诊疗常规。内行人一看就觉有误,因为对他个例来说,胸腔穿刺或气管镜,是明确病灶性质的检查措施;PET - CT,是明确癌肿转移与否的检查手段,没必要同时开出这几张申请单。既然“她”已断定是癌,那就没必要再行胸腔穿刺、气管镜检查;如需作胸腔穿刺、气管镜就意味不能肯定是癌,那就不急于做PET - CT(终究这是项费用昂贵的自费检查项目)。而且胸腔穿刺、气管镜都是有创伤性的检查,必须对病人告知,在病人或家属同意签字后,方可执行。他没同意或不知情,“她”怎能叫他先付费呢?因此,如果他洪波谎说,那他文章和人品一文不值;如果他叙述确实没有编造,是事实,那医生“她”逻辑思维混乱,医技医德都属低劣,不配做医生,更不配坐在北医三院呼吸科专家门诊室!当然对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人来说,碰见医生中的如此败类,也不会故意用“这滴老鼠屎”去搞坏一锅粥的。
  这里还须说明,胸腔穿刺、气管镜取其一即可,多数不必同时进行;胸腔穿刺也并非“一针一窟窿”地对病人伤害。
  5,他对医学是有排斥性的。如果他在去年12.24到1.18日老伴脑梗前的一段时间内,设法去做一次气管镜检查(很方便,2甲医院就可施行),也许就可基本明确病因。可惜,自己医盲,流失了近半年时间,错失了早日准确诊断的时机,倒过来还讥讽责备医生。这种行为是属于颠倒黑白的,已少却为人的底线了。
 
  文章末了见他很兴奋自豪地道出了自认为“悟出”的生活“真谛”:
  1,就医与购物一样,要货比三家。我看这是路人皆知的事,何须宣扬?
  2,有同学、朋友真好!关键时刻能帮你!我想有“关键时刻会帮你的同学、朋友”,当然真好。可社会上太多的病人没有能关键时帮忙的同学朋友,他们怎么办?用拳头、用刀,去打、去杀那些让他要花两万元检查费的医生?! 现在中国医患矛盾激化的那些打医杀医事件,他视而不闻吗?看来他这种大言不慚的领悟,是一种自以为是的炫耀,一种低层次的得志感,会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。
  尽管他很乐观,“四位有医德的好专家”用“二代头孢输液,每天两次,连输十天”,可以把被其他“专家推进地狱”的他“拉回人间”,但依自己的临床经验,我对他肺部病变的转归仍心存一丝担忧的。终究是被他自己拖延耽搁半年的病灶,即便是“炎症”,已属慢性,又不明何种致病菌,是细菌,霉菌,真菌,结核等等,二代头孢会有效吗?? 今天是六月三号,他的十天治疗已肯定结束,但愿他情况明显好转,确已回到人间。不过,如病灶无起色呢,不又把他“推进地狱”了吗?
  因此,我还是奉劝他,不能再折腾自己了,一旦抗菌无效,马上去行气管镜检查吧。老夫愚言,他肺的病灶性质是炎是癌,目前谁都无法定论!
  最后,看到他“经历了一次身与心的历练,觉得活的更踏实,更懂这个世界了”,是很为他高兴。为使“人生几何,汲取别人经验,更少走弯路”,这里赠诗一首:“不谙水性不言潮,识礼信仁心阔辽。莫学蔡桓成笑柄,龍身无恙可逍遥。”
 (洪波,男,上海市东医院主任医师,现任上海市东医院内分泌科主任,糖尿病中心主任。1967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。) 



附:
  转载:经历看病
  洪波的亲身经历——身心的历练:
  去年12月24号,我因右腿又出现游离体(碎骨头渣子),卡在膝关节里,疼痛得不能走路,被收进北医三院运动医学住院。
  入院三天,进行了一系列术前例行检查。
  被折腾了一溜够,第四天,被告知:
  X光胸片和胸部CT都显示,肺上有东西,怀疑不是支气管扩张就是肺癌。
  并通知:
  这种情况不符合手术条件,需出院进行肺部确诊检查。
  我提出要求:
  既然怀疑我有肺癌,我人还在医院,我的腿疼得又不允许我到处跑着看病,就需做个肿瘤标志物的检验,还应该在院期间转呼吸科检查。
  医生同意做肿瘤标志物检查,也可多住一天去呼吸科看病,但不能转,只能自己排队挂号。
  被抽了三管子血浆后,被告知:
  肿瘤标志物的化验正常,没有一个向上或向下的小箭头,全部在正常值内。
  可看呼吸科却没这么省事喽:
  陪我住院的妹妹一早5:00就下楼排队,楞连个普通号都没挂上!
  三院的病人多得令人恐怖!
  医院不让住了,只好灰溜溜的打道回府,大有被嫌弃的感觉。
  回家后,腿巨疼,懒得天天楼上楼下的跑医院看什么呼吸科,要真那么跑,我这腿还不废了?
  肺上有东西?
  管它呢!
  爱谁谁!
  我天天在家养腿。
  今年1月18号,老伴突发脑梗抢救过来一条命,但偏瘫了。
  我天天跑医院,腿又雪上加霜!
  有整整四天,我一动不能动了,只能白天黑夜坐在沙发上,躺都不能躺,一躺,腿就钻心的疼!
  躺在医院的老伴,只好由闺女和妹妹天天照顾。
  我做出决定:
  让老伴出院,我在家照顾。
  闺女托人从日本买来一种超有效的止疼片,只吃了小小一粒,腿就不疼了!
  我开始在家为老伴康复。
  请了针灸、按摩、电疗到家。
  不想,为老伴电疗的副产品就是,我的腿居然电疗好了!
  目前走路不但不疼,而且又能旋风似的风风火火的走来走去,尤其追公交车,跑得可快了。
  老伴康复的很快,我的腿又不疼了。
  心里高兴!
  心里美!
  5月2号,学校体检,当我从X光机里走出时,被大夫叫住:
  你肺上有问题。
  我说:知道。
  他非常吃惊:要赶紧看!
  我边说:谢谢,边往外走。
  大夫追出来:必须马上去医院看,越早越好!
  大夫真的太负责了。我为学校的好大夫点个赞!
  我听话的去了内科,并被校医院帮助预约到北医三院呼吸科。
  5月8号,我坐在呼吸科专家的面前,她打开电脑里我12月份的CT,边看边用鼠标的小箭头在片子上的一处划拉。
  说:一看就不是好东西。
  但这个CT已经是快五个月前的了,必须再做个CT,如果缩小了,就没事;如果长大或没变化,就都不好。
  11号,我又坐在专家面前,她看着新拍的CT片,
  说:略有发展,是腺癌!
  全然没有电视剧里演的大夫规避直接和病人谈癌症的场景,当着我的面,大声嚷嚷:
  腺癌!
  我平静的问她:
  腺癌是不是恶性程度最高的?
  她说:腺癌最适合做手术,要是小细胞瘤就不建议手术了。
  我给你联系手术大夫,你以后来就直接找我给你预约,不要落在别人手里。
  我纳闷:
  啥意思?落在别人手里?
  她说:你必须抓紧做一系列检查,必须做胸腔穿刺、气管镜、全身派特CT、验血等等,她边说边从她桌上的打印机里,吐出了十几张各种检验、化验单子。
  还告诉我:
  这些检查估计要两周才能全部出结果,结果出来后让我在她门诊时,随时推开门找她预约。
  我谢过大夫出来后,粗粗一算,这十几张单子的检查费用20000多万元!其中三分之一强是自费。
  我当时并没有被吓到,但心中不免有些凄凉:
  莫非老天要灭我这个家?
  老伴老伴那样,我又这样?
  但从内心,我不服这个判决,我心想,你说我腺癌就腺癌了?
  让我穿刺,姥姥才穿刺呢!
  胸部穿刺,仅仅一针下去,就必然造成气胸,何况往往一针下去什么也带不出来,需扎筛子眼似的扎十来针呢。我才不做呢!
  我想,特莫的,我还就不看了,爱咋地咋地,要真是什么癌,还就不治了!
  我想,要真如她说的,我就带着半残老伴满世界的溜达去,第一站就是去美国看望弟弟,凡能去的九大州几大洋的,都去溜达,玩儿够了,就去老伴的贵州老家,在那山清水秀、空气极佳的美丽地方终老。
  想得美美滴!
  我看太多了手术、化疗、人全被治的不成人样,最终痛苦的离去。
  我可不想那样!
  我的一位同学劝我:
  必须再看大夫确诊,确诊后再决定治不治,心中有数才好。
  听人劝,吃饱饭,我采取了他的意见。
  我认识一位全军有名望的放射科主任,他说几位专家正在*********为首长会诊,让我马上过去。
  他着带我,由*********放射科主任和肿瘤科主任,还有另一家部队顶级医院的肿瘤科主任,他们四位部队医院的顶级专家为我会诊,他们一看我的CT片子,几乎是一起乐了。
  我纳闷:乐啥?
  张主任说,你看的什么大夫?哪来的肿瘤?明显的炎症,支气管有炎症。
  雾霾这么严重,很多人都这样。
  四位专家都认同。
  他们看着我摊在他们面前的北医三院专家为我开出的十几张单子,说:
  这是给你开出的术前检查,还没认真确诊就收住院手术?
  这不是草菅……他没说下去,我接着说:人命啊。
  李主任从中抽出一张血液化验单,说,如果不放心,你就只做肿瘤标志物这一项血液化验,化验没事就没事了,有事再说。
  我又做了一次肿瘤标志物的化验,又是没有一个向上或向下的小箭头,又是全部正常!
  四位专家给我开出的治疗方案是:
  二代头孢输液,每天两次,连输十天。
  沃靠!
  专家把我推进地狱;
  专家又把我拉回人间!
  我要是乖,就会白白挨上一刀!
  还会被化疗药物折磨得不人不鬼!
  这段经历后,我悟出了:
  看病,尤其大病,不能只看一个大夫。
  要和买东西一样:
  货比三家。
  不能迷信专家,专家有有医德的,有无医德的,必须看好大夫,好专家。
  最好自己认识大夫,大夫会为朋友尽心尽责。
  有同学、朋友真好!
  关键时刻能帮你!
  我要不是听同学劝,就不会输二代头孢,就会不治疗了,就会听之任之,任炎症发展成那位专家说的什么腺癌。
  经历了一次身与心的历练,我觉得自己活的更踏实,更懂这个世界了。
  我不说活着真好,因为死了也没什么不好。
  我只说,活一天就要好好过一天。
  写出来,不怕同事们嫌又臭又长,只为与大家共勉。
  个人的经历,也是这个社会现象的一个缩影。
  人生几何,汲取别人的经验,会使自己少走弯路。
  洪波
  写于5月20号夜
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糖友网”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片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。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获取授权、投稿及合作请联系:010-51099090转824